招生咨询电话:400—900—3118
职教资讯

“一带一路”倡议下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的行动与展望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3-03 阅读次数:1244

       国际产能合作是国家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重大战略举措。国务院颁布的《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国发〔201530号)(以下简称《意见》)明确要健全和强化国际产能合作的服务保障,措施包括加快中国标准国际化推广、完善行业协会和中介机构作用、加快人才队伍建设等方面。职业教育是率先回应国际产能合作服务保障需求的领域之一,在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带来的制度红利中,职业教育创新性地开展了服务中国产业和产品“ 走出去”的系列行动。梳理当前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的现状,分析发展的趋势,对于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推进职业教育对外开放与国际产能合作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一带一路”倡议下国际产能合作的现状与服务保障需求

    需求是改革的动力,构建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的框架,首先要厘清“一带一路”倡议下国际产能合作的多元服务保障需求,才能针对性地提供有效、规范和系统的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可以分为国家层面、产业层面和企业层面3个相互关联的维度,不同层面的国际产能合作具有不同的需求重点。

  (一)国家层面的产能合作现状与服务保障需求

    从国家层面看,国际产能合作是国家之间互利合作,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举措。超越传统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和国际技术流动的单一国际分工模式,国际产能合作既包含产品分工、生产要素、消费市场等硬实力的合作,又包含技术、管理、标准等软实力的合作。《意见》明确,近期国际产能合作的主要方向和重点国别是与我国装备和产能契合度高、合作愿望强烈、合作条件和基础好的亚洲周边国家和非洲国家,并积极开拓发达国家市场,以点带面,逐步扩展。 

    近年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能合作发展迅速。一方面,与发展中国家的产能合作针对性地结合发展中国家的国情特点和实际需要,如中国与中亚支点国家哈萨克斯坦的产能合作已举行了13次政府间对话,形成总金额达270亿美元的重点合作项目清单,成立了20亿美元的中哈产能合作基金,已竣工的产能合作项目34个,正在实施的项目43个。另一方面,与“一带一路”沿线发达国家的产能合作针对其升级改造基础设施体系的需求,在高铁、核电等优势产业的合作取得积极进展,如中国与土耳其、白俄罗斯等国政府签署国际运输及战略对接协定,与波兰签署水资源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与瑞士签署能源合作路线图等。

    截至20179月,中国已与哈萨克斯坦、埃及、埃塞俄比亚、巴西等37个国家签署了产能合作协议,同东盟、非盟、欧盟拉共体等区域组织进行合作对接,开展机制化产能合作,并积极推进与有关国家开展第三方合作。

    国家层面的产能合作服务保障需求主要集中在理念引领与机制建设两个方面,做好政策阐释和风险防范。首先,产能合作在国家层面的推进需要坚持义利并举、合作共赢、开放包容与市场运作的基本原则,秉承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理念、“真实亲诚”的对非工作方针、“正确义利观”等对外关系理念。这些合作理念蕴含于国际合作的全过程,需要通过人文交流予以保障;其次,国际产能合作需要从国家经济外交整体战略出发,强化我国比较优势,在充分掌握和论证相关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情况基础上,对项目整体经济和社会效益、资金保障、机制建设、本土化经营等进行宏观谋划,从顶层进行合理布局,以有力有序有效地向前推进产能合作项目。

  (二)产业层面的产能合作现状与服务保障需求

    从产业层面看,国际产能合作是根据不同产业产品的劳动分工程度和技术复杂程度,在国家间实现产业互通有无、调剂余缺、优势互补。《意见》将钢铁、有色、建材、铁路、电力、化工、轻纺、汽车、通信、工程机械、航空航天、船舶和海洋工程等作为国际产能合作的重点行业。

    重点产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能合作分类实施,有序推进从产品到产业的出口转向。传统优势及富余产能优势产业主要采取“联盟合作、抱团出海”的产能合作路径,如由88家纺织企业联合成立“中国纺织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通过联盟章程,引导联盟成员与真正的海外优质资源进行对接,服务于联盟成员更好、更健康地"走出去"。钢铁产业也由钢协、宝武、中钢、中冶等六家单位发起筹建了钢铁行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着力推动国际产能合作项目开展。装备制造优势产业则采取“全产业链”出口的模式,如高铁将“产品+技术+资本+服务”一体化,实现技术标准、勘察设计、工程施工、装备制造,、物资供应、运营管理和人才培训的全产业链输出,标杆项目包括雅万高铁、美国西部快线、中泰铁路、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两洋铁路、中老铁路和匈塞铁路等项目。 

    产业层面的国际产能合作服务保障需求主要体现为三个方面,一是推动产业标准的对话,包括加快中国标准与区域标准、国际标准的互认进程,向世界推广中国标准;二是加强专业技术队伍的人才支撑,包括自有的复合型跨国人才培养,以及产业出口国本土技术人才的培养培训;三是有效获取产业的国际市场信息,既包括核心的供需、技术信息,也包括外围的税务、投资、会计、法律等规则。

  (三)企业层面的产能合作现状与服务保障需求

    企业是国际产能合作的主体。《意见》明确“企业主导、政府推动”是国际产能合作的基本原则,企业要坚持以市场为导向,自主决策、自负盈亏、自担风险,按照商业原则和国际惯例,积极开展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拓展企业自身国际发展的新空间。

    国有大型企业、民营企业与中小企业等不同类型的企业“走出去”呈现不同的运作模式。国有大型企业是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主力军和骨干力量。截至20177月,102家中央企业绝大部分在境外设立了分支机构,开展了国际产能合作,业务遍布150余个国家或地区。如中国有色集团在境外累计纳税6亿美元,拉动当地就业2万人,捐助公益事业超过3000万美元,并与中国铝业、中国黄金等10余户央企以及金川集团、太钢集团等地方企业在境外资源开发领域开展了广泛合作,承建项目带动了超过300家材料商、装备商、施工商走出国门,充分体现了中央企业的带动力。民营企业在国际产能合作中也已取得良好的市场效果,如三一重工在全球谋篇布局,通过拉长产业链,延伸价值链,抱团打“组合拳”的方法占领市场;吉利汽车重视国外市场规划,已在海外建立起十多个生产基地,促使三分之二的产能形成国际化。中小企业多采用集群式的“走出去”模式,采取营销网络型集群式对外投资,如浙江中小企业群共建境外商城、海外浙江品牌展示(贸易)中心等国际市场平台,促进名特优新产品以更高附加值抢占海外市场。

    企业层面的国际产能合作服务保障需求主要体现为技术与平台两个方面。技术需求是全过程的,包括设计研发、运营维护的各个环节,企业要拓展对外合作方式,需要结合对象国的特点,灵活开展技术合作、技术援助等多种方式,开拓国际市场,并提高用工、采购等环节的本地化水平,加强当地员工培训,积极促进当地就业和经济发展;平台保障需求是全方位的,体现在管理体系、环境建设等多个层面,企业需要人才、体制等要素支撑来创新商业运作模式以及提高境外经营能力和水平,有必要搭建人才、技术服务抱团配套企业“走出去”的桥梁。

    二、“一带一路”倡议下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的行动

    职业教育是率先回应国际产能合作保障需求的领域,在服务国家、产业和企业三个不同层面的国际产能合作上都有相应的实践探索。

  (一)职业教育对国家层面国际产能合作服务保障需求的回应

    职业教育对外开放的政策部署与“走出去”境外办学推进人文交流的行动,回应了国家层面国际产能合作对于机制建设、理念引领的服务保障需求。

    首先,职业教育对外开放以及“一带一路”教育行动进行了整体政策部署。在针对职业教育的专项政策文件中,《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提出要“推动与中国企业和产品‘走出去’相配套的职业教育发展模式,注重培养符合中国企业海外生产经营需求的本土化人才”,《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8)》强调要“主动发掘和服务‘走出去’企业的需求,培养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的技术技能人才和中国企业海外生产经营需要的本土人才”。在教育对外开放的专项政策文件中,《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等文件,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职业教育互通互联、开展人才培养培训工作作为提升教育对外开放治理水平的重要支撑,对接国际产能合作需求的行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通过共商共建区域性职业教育资格框架,参与职业教育国际标准的制订等,逐步实现就业市场的从业标准一体化。

  (2)通过鼓励中国优质职业教育配合高铁、电信运营等行业企业走出去,探索开展多种形式的境外合作办学,合作设立职业院校、培训中心,合作开发教学资源和项目,开展多层次职业教育和培训,培养当地急需的各类“一带一路”建设者。

  (3)通过与周边国家、发展中国家、多边组织的务实合作,从而完善教育对外开放布局,参与全球教育治理。   

    其次是职业教育在国际产能合作重点国家的办学实践,典型案例包括国家层面设立的非洲职业教育援建项目,地方政府在东南亚国家设立的“鲁班工坊”项目,以及职业院校“抱团”组成的联盟等三种类型。

    国家层面设立的职业教育援建项目主要集中在非洲,包括20世纪 80 年代建立并于2015年改扩建的苏丹恩图曼职业培训中心、2003年建立的埃塞-中国职业技术学院、2015 年宁波职业技术学院与贝宁CERCO学院合作开办的中非(贝宁)职业技术培训学院,以及教育部统筹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等 10 所高校设立的教育援外基地等。2015年中非双方共同制定并联合发表的“约翰内斯堡行动计划”明确提出:“支持非洲国家改造现有的或新建更多的职业技术培训设施,在非洲设立一批区域职业教育中心和若干能力建设学院,在非洲当地培养 20 万名职业和技术人才,提供 4 万个来华培训名额,帮助青年和妇女提高就业技能,增强非洲自我发展能力。”积极开展优质教学仪器设备、整体教学方案、配套师资培训一体化援助,开展教育国际援助,重点投资于人、援助于人、惠及于人。

    由地方政府统筹主导推出的创新性国际化职业教育服务,典型代表是“鲁班工坊”。截至201711月,天津市教委已支持天津渤海职业技术学院等职业院校在泰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等国家建立6个“鲁班工坊”,柬埔寨、赞比亚、吉布提、埃塞俄比亚等地的“鲁班工坊”项目也已列入天津市教育发展重点工程,计划到2020年在境外建设10个“鲁班工坊”,主要承载基于输出国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技术技能培训、职教师资培养、学历教育等功能。

    由职业院校开展的职业教育“走出去”联盟,典型如2016年广西职业技术学院牵头成立“中国—东盟边境职业教育联盟”,在培养复合型国际化技术技能人才,推动中国东盟边境地区经济产业发展,提升职业教育服务贡献力、深入开展特色文化交流,共建民心相通桥梁、推进中国—东盟职业教育研究,服务和引领区域职教发展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正在筹建“一带一路”职业教育联盟,目标在于搭建平台,更好地服务中国企业走出去,加强中国职教与国际职教交流与沟通,向世界输出中国职教标准。

  (二)职业教育对重点行业国际产能合作服务保障需求的回应

    职业教育协同配套重点行业国际产能合作,能够回应“行业走出去”所需的中国标准国际化、人才、信息等方面的支撑。职业教育服务高铁“走出去”的实践具有代表性,体现为三种类型载体机构的配套服务。

    首先是高铁应用技术人才培养联盟平台的搭建。2015年,“中国轨道交通应用技术人才培养联盟”成立,联盟由20多家国内轨道交通高职院校和10多家企业组成。2016年,“中国—东盟轨道交通教育培训联盟”由21家东盟国家高校和45家中国轨道交通企业、高校联合成立,该联盟于2017年的中国-东盟教育交流周上举办了“一带一路”轨道交通教育培训校企合作对话。联盟平台的建立,为轨道交通企业和高职院校提供了抱团走出去,开展跨国、跨文化的交流,联合开展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创造了坚实的条件。依托这些国际合作交流平台,国内铁道职业院校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数十所高校签订合作办学协议,建立了双边和多边合作关系。

    其次是铁路职业院校的实践推进。全国现有的21所铁路高职院校(其中国家示范、国家骨干8所)、4所中专不同程度地开展服务高铁产业走出去的探索。如南京铁道职业技术学院面向铁路专业建设及人才培养需求,与清华大学国家服务外包人力资源研究院合作共同开展专业认证标准和人才培养标准制订工作,作为行业准入标准和企业选人用人标准。天津铁道职业技术学院先后为越南、坦桑尼亚、赞比亚等国家的铁路系统培训大批技术管理人员;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与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交通大学联合成立欧亚交通学院,开设了铁道机车车辆、电气化铁道技术等6个轨道类专业。 柳州铁道职业技术学院与俄罗斯乌拉尔国立交通大学、莫斯科国立交通大学在铁道交通运营管理等7个专业开展合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铁路建设培养具有中国高铁技术背景、熟悉俄语区语言文化的技术人才,并连续举办4期泰国师资培训班,为泰国培训了50多名高铁师资人才。

    第三是民营职业教育机构的创新性参与。深圳国泰安教育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于2013年开始启动“职教高铁计划”,目前已经与德国莱茵TüV学院开展第三方合作,计划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建职业教育机构,同时,与南京铁道职业技术学院合作开发CRH动车组一级修VR教学系统,率先开启以虚拟现实技术助推职业教育服务高铁人才培养的创新教育模式。

  (三)职业教育对各类企业国际产能合作服务保障需求的回应

    职业教育及早回应大企业率先走向国际市场对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并积极探索大企业“以大带小合作出海”,带动中小配套企业“走出去”的全产业链战略框架,助推综合竞争优势的形成。

    首先,职业教育对重点行业骨干企业的需求做出快速回应。在《意见》颁布后,20158月,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召集铁路、有色金属、路桥、电力、通讯等行业的巨头企业汇聚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乌鲁木齐,与数十家职业院校展开交流,并成立“一带一路”建设校企合作联盟。经过两年探索与实践,职业教育服务中国有色集团“走出去”已初步探索形成特色模式。201512月,经中国有色集团申请,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同意在有色金属行业开展职业教育“走出去”试点的函》,同意依托全国有色金属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以中国有色集团作为试点企业在赞比亚开展职业教育“走出去”试点工作,明确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等8所高职院校为试点院校,依托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共同在赞比亚企业建立职业教育海外办学基地。试点工作以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在赞比亚的1.2万名当地员工的职业培训需求为立足点,以促进中赞两国教育合作、服务赞比亚工业化进程为目标,通过帮助中国和赞比亚青年人掌握体面工作和创业所需要的技能,来促进公平、包容、可持续发展的中国和赞比亚经济发展。截至20179月,试点项目共在赞比亚举办仪表工等5个工种的员工技能培训班,100多名赞方员工参加培训。有色金属行业职业教育“走出去”的校企协同海外办学试点项目既精准高效地服务了有色金属重点产业在非洲重点国家的产能合作,又为中国职业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探索了可复制可推广的新模式。

    其次,职业教育积极服务民营企业走出去的人才保障需求。如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于2012年与民营企业红豆集团联合在柬埔寨西港经济特区成立了无锡商西港特区培训中心,成为我国境外园区中第一个人才培训中心,着力实施海外办学“三步走”战略。截至20174月,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共选派22位优秀教师,举办培训10期,开办22个培训班,涉及市场营销、会计、企业管理、对外汉语、商务英语等十余个专业,累计培训中柬员工达25000余人次。这种高等职业院校支持跨国企业办教育和培训的模式受到柬埔寨员工和中方管理人员的普遍欢迎,并得到中柬两国政府的高度评价。

    三、“一带一路”倡议下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的展望

    如前所述,职业教育对国际产能合作需求的行动回应迅速且具有成效,可以预见,职业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将迎来以服务国际产能合作作为支点的发展推动力,这也必将使“一带一路”职业教育行动更加务实和具体。对应国际产能合作不同层面的需求,职业教育将面向重点国家、重点产业和多种类型的企业,推进中国标准国际化,通过校企协同的方式全面服务国际产能合作战

  (一)“一带一路”倡议下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形成共识

    职业教育在服务国际产能合作的行动进程中,形成共识,积极把握机遇,应对挑战。

  1.国际产能合作带来职业教育对外开放新机遇

    国际产能合作为职业教育对外开放提供了广阔的平台和空间,新机遇主要体现为三个方面。

    第一,有利于促进我国职业教育学习成果与国际的衔接。在伴随重点产业和企业走出去的进程中,职业教育必须开发对接国际产业调整升级要求的专业标准和课程体系,从而推动我国职业教育参与国际职业教育标准和规则制订的步伐,间接加快中国标准的国际化推广。

    第二,有利于提高我国职业教育的现代化水平,为中国职业教育走向世界创造了良机。中国已基本形成适应发展需求、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体现终身教育理念,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框架,国际产能合作战略的实施,推动中国职业教育与企业协同“走出去”,使我国优质的职业教育资源走出国门,在海外兴办具有中国特色的职业教育和培训,打造职业教育交流区域高地,助力做强职业教育的中国品牌。

    第三,有利于推动我国职业院校的对外开放。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将推动许多职业院校协同企业走出,向国外派遣教师和技术人员,他们积累在境外开展教学、科研和技术服务经验,回国后也将根据国际人才市场需求来改革职业院校的专业、课程,并将引用国际化理念来反观国内职业教育的质量、管理等,从而促进职业教育现代化和国际化进程。

  2.国际产能合作赋予职业教育对外开放新使命 

    国际产能合作作为国家重要的战略,既是保持我国经济中高速增长和迈向中高端水平的重大举措,又是国家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增强国际竞争优势的重要内容,还是深化我国与有关国家的互利合作的重要抓手。国际产能合作对于职业教育行动提出新的历史使命,可以从三个方面进行剖析。

    第一,职业教育要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面向重点产业培养和输送具有中国情怀、能代表中国质量和中国标准的技术应用型人才,不仅要在国内培养一批能输送到重点国家和重点产业开展产能合作的人才,同时也要具备接收“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留学生到国内留学的能力,而且还要具备伴随企业“走出去”,境外办学培养适应“一带一路”倡议需求的本土人才;第二,职业教育伴随企业“走出去”,肩负着为沿线各国民心相通架设桥梁的重要使命,既要在世界范围内讲好中国职业教育的故事,传播好中国职业教育的声音,扩大我国职业教育的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又要通过境外办学,培养本土化的技术应用型人才,为沿线各国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提供支撑。第三,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需要打造产业标准、产业技术交流平台以及决策智库,一方面需要改革专业课程和教学,对接国际产业标准,加大中国标准国际化推广力度,推动相关产品认证认可结果互认和采信。另一方面要注重培养一批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能够参与国际事务的国际化职业教育科研人才,推出一批反映职业教育发展前沿、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科研成果,增强职业教育资源投放精准性,推动职业教育与中国企业合作“走出去”。

  (二)“一带一路”倡议下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走向秩序化

    在国家推动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改革制度红利下,职业教育进行了系列创新性的行动探索,这些实践为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夯实了基础。但是,职业教育要进一步契合“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国际产能合作需求,提高服务的针对性和实效性,需要形成一个从宏观到微观的行动秩序模型,才能够对接国际产能合作的目标,在国家、产业以及企业的不同层面进行较为全面的布局和阐释。 

  1.加快职业教育对外开放布局

    一是面向国家层面的国际产能合作,职业教育服务将通过合作机制承担更多元的国际使命,并结合人文交流将产能合作推进到民心相通的深层合作。如“中非十大合作计划”中关于“设立一批区域职业教育中心和若干能力建设学院,为非洲培训20万名职业技术人才”的计划和“6100”项目中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所学校和职业培训中心、为发展中国家培养50万名职业技术人员等计划,都是职业教育在服务国际产能合作进程中多元使命的具体形式。围绕“一带一路”进行国际产能合作需要进行长期的战略安排,当前“一带一路”沿线的发展中国家是国际产能合作的重点国家,职业教育在这些重点国家布局,有利于服务周边市场的培育,以及共同发展的新地缘经济态势的形成;伴随着对外开放深广度的扩大,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的发达国家、多边组织开展的合作也将不断地拓展。职业教育服务的布局也将从当前的非洲、东盟等地区的发展中国家逐步拓展到“一带一路”沿线的发达国家,并将在国际化技术应用型人才输送的过程中进行更深层的人文交流。

    二是面向产业层面的国际产能合作,职业教育服务将从试点产业拓展到其他重点产业,实现重点产业的全覆盖。《意见》中明确,将分类、有序地推进钢铁、有色、建材、铁路、电力、化工、轻纺、汽车、通信、工程机械、航空航天、船舶和海洋工程等产业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当前职业教育伴随高铁、有色金属、汽车、轻纺等重点产业走出去已经形成初步的框架,其他未涉及的重点产业也将逐步实现职业教育服务的全覆盖。

    三是面向企业层面的国际产能合作,职业教育服务将提供从骨干企业延伸到包括中小企业在内的多种类型企业。由于企业在国际产能合作中必须自主决策、自负盈亏、自担风险,因此企业更需要多元的服务保障支撑。当前职业教育服务企业走出去的行动对象主要集中在大型的国有和私营企业中,大型企业“以大带小”带动中小配套企业“合作出海”的全产业链战略所需技术人才,将成为职业教育服务布局拓展的重点领域。

    2.推进中国标准国际化

    与宏观布局相对应,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的微观嵌入点将着眼于通过课程教学助推中国标准的国际化推广。中国标准的国际化推广是国际产能合作服务保障的首要内容,职业教育可以从技术提供、技术支持、标准化教育、标准联盟等方面服务中国标准的国际化。标准在国际经济活动中的竞争机制较早就受到发达国家的重视,欧盟20世纪80年代开始实施“控制型”的国际标准竞争战略,美国、日本于2000年前后,韩国等新兴工业国家相继制定“追赶、跨越型”的国际标准竞争战略,目的在于集聚生产要素、降低市场竞争强度、争夺国际市场的话语权。职业教育在伴随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积极主动、广泛地参与到对外投资、工程承包、对外援助工程所在东道国的标准建设,通过技术提供、技术支持的方式将中国标准渗透到当地标准体系,并结合境外办学、国际化技术技能人才培养,设置专门推广中国标准的机构、培训课程,采取学术宣讲、资格框架对接等方式推进当地政府、产业和企业使用中国标准。

    3.坚持协同企业走出去

    校企协同“走出去”将贯穿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的全过程,成为职业教育海外布局的一个基本策略和重要支点。校企合作贯穿的必要性主要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企业可以为职业教育提供境外办学资源,参与校园建设,解决办学场地、校园基础建设、生源等方面的关键问题,避免职业院校的孤军奋战。另一方面,职业教育与合作企业共商共建、通力合作,根据企业在生产经营中遇到的缺少本土技术技能人才的难题,针对性地为企业提供专业人才培养、课程内容、教学设计、师资培养、教学仪器设备维护等方面的一体化方案,为企业制订岗位工作标准与工业设备的操作准则,将教学延伸至企业的生产和管理范畴。

  (三) “一带一路”倡议下职业教育服务国际产能合作趋向理性

    服务“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国际产能合作,是全面对外开放时期我国各行各业都积极投入的事业。教育领域积极进行对外开放的布局调整和行动策划,为我国及沿线国家建设“一带一路”提供人才支撑和智力支持,努力促进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经济、文化、教育的合作与交流。但任何教育都是在特定的政治、经济、文化背景下,依赖于一定的资源,通过特定的教育者和被教育者在特定的时空中进行的,职业教育对外开放同样需要根植于特定的政治、经济、文化中,依赖于社会所提供的资源才能开展活动并承担使命。

    在伴随企业走出去的进程中,职业教育既需要明确服务产能合作使命的应有之义,积极布局落实行动,又要认识到职业教育“应为”与“能为”之间的条件(资源)落差,深刻了解国际产能合作所面临的政治、经济、制度差异与国际舆论风险,理解“走出去”环境的复杂性。既要苦练内功,提升课程、教学、师资的整体水平,又要加强对重点国家经济社会人文需求的深入研究,打造平台,科学理性地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才能更有针对性地提供有效的服务。

 

作者 | 蓝洁 唐锡海

来源 |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

冀ICP备13020081号-1 版权所有:石家庄工商职业学院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滨河街3号。 院办电话:(0311)83833648;招生咨询电话:400-900-3118 师德监督信箱:sjzgszyxydw@163.com